2018-06-12 中國香格里拉國際鐵人兩項賽 Tommy

「如果有一個免費的名額,你會不會有勇氣飛到3200米高的地方跑一場兩項鐵人?」

相信有在香港參與賽事的人早前都收到一封電郵關於有免費名額可以前往香格里拉參加兩項鐵人賽,而我有幸地成功報名參加了,以下是該場比賽的後感。

免費名額的是包括了從昆明到香格里拉的車票,以及當地三天的住宿,第一天基本上是坐車,第二天中午是簡介會,第三天才是正式的比賽,第四天早上就會直接坐大巴回昆明,完成短短的四天行程

比賽日早上是先安排是選手踩車到轉項區(3公里左右)放下單車,然後有賽事大巴接送到起跑區,中間的時間很充裕,單車轉項區還有即場維修和打氣服務,所有支援非常齊全,雖然是在中國的比賽,但大家在這個地方都顯得很文明,髒、吵、亂的情況是暫時看不到的。

我們放下單車區的用品和單車後,便坐大巴到起跑區,起跑區當然有行李寄存服務,而且行李是直接放到大巴上整理好,只有工作人員能碰得到,這點就比香港的寄存更安心了。

起跑前當然一如大陸的做法由領導發言然後作起跑式等,這個領導的話簡而精,從中能聽得見他非常重視這個比賽,說是想要打響當地名堂的活動,也難怪比賽中的經驗會如此的好。

雖說是比賽,但這裡畢竟是3200米的高原地帶,昨日簡介會前試試上山、踩車時已經心知自己狀態實在不如在香港,光是走樓梯級已經會感受到心跳加速、有頭暈的感覺,所以我開賽前已經為自己做好心理調整盡量聆聽自己身體的聲音,盡量按自己的節奏,這並不是能拼命的環境 。

一眾香港的朋友們(大家都是被免費名額吸引來的)歡樂地合照和互相祝福後,便隨著倒數聲完結,應聲一起跑出去。

-------------

項目1:10公里-跑步

雖然不是自己地方,但我也有用心研究過地圖,首十公里共有兩個大坡,第一個就在一公里處。

所以起首我並沒有跟大隊衝,我知道在前面等著我們的是第一道大難關。

果然,在起跑不足1公里後,我們就開始上坡路,眼見前面是延綿不絕的上坡,有不少人就此停下腳步,我則是以比較輕鬆的步伐向前走著,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就是不能在這裡停下來。

一開始就來上坡路,的確嚴苛得很,但當你走到盡頭時,你會發現這裡的名勝松贊林寺就在眼前。

接下來三公里路就在寺前的環湖小路和村路間穿梭,平路居多,但第一個水站在6公里處,在香格里拉高原天氣中,我的口顯得易乾,所以我單車衫袋中放住一支只剩一半的水。

而就在這一刻,整個旅程我最不愉快的事件發生了,儘管香格里拉很快讓我忘記了這件事,但我還是不得不提。

就在我浸淫在松贊林寺的風光之中時,突然背後一涼、一鬆,有些東西掉了,我馬上回頭想去撿,卻看見一個大陸女士正拿著我的水樽,正想扭開蓋來,口裡說著:我可以喝一口嗎?

偷水?我馬上想起hk100發生的事情,沒想到這刻正正發生在我身上。

我大喝一聲:「不行!」

也許我真的很兇,她馬上怯了,停下了動作,我沒有再多想,把水搶回來就繼續前進。

呼吸的速度和身體的勞累令我很快忘記了這件事,只專心自己當下的感覺,我實在不想再有其他事情打亂我的節奏,走在湖邊小徑,算是比較平緩,我看看手錶,avg pacing 6:00,在香港我怎麼慢也有5:00吧?

好了,我試著提起步加快一點,跑不到400米,雙腿就像觸電一般,忽然脫力了, 心想:維持到6:00到轉項區就當是勝利了。

下一個大斜坡的就在5公里處,這時另一個令我震驚的場面出現了,原本跑步區大約500米就有一個義工/公安/救護隊人員站著,到了這個大斜坡前時,我只看到整個斜坡都是站崗的人,這一個動員量是香港絕對做不到的。

我試圖用第一個坡的心態去說服自己,盡量不要停,盡量不要停,保持步伐,繼續向上。

我愈是鼓勵自己,卻愈是走得更慢,背水的水也喝完了,終於,氣喘喘得要我停下來了。

就這樣隨走隨跑,我開始向身旁站崗的人表示敬意,跟他們說聲,謝謝,辛苦了,他們都會報以加油、努力,就是這樣互相的支持鼓勵,我總算涯得到5公里站牌。

5公里站牌一過,便是一條大下坡路,我也因而記著這個站牌,因為待會單車35公里的最後5公里也在這邊,也是這坡頂。

在下坡路我當然盡量開快一點,希望追回剛剛失去的時間,長達1公里的下坡過去,6公里站牌過去,卻還沒有見到水站,人都快要崩潰了,前面選手都忍不住停下來休息,我繼續向前,隱約400米處就有個帳蓬。

好的,水站設在6公里外,這點真的幹掉不少人,由其在這高原上口乾得非常快,我在4公里處左右喝最後一口,到6公里時已經快受不了。

水站拿了水便繼續向前,是一望無際的公路,這就是我討厭路跑的原因,重複、很悶、很遠,這種種的感覺不斷衝擊著我的頭腦,我開始忘了自己為什麼要來,唯一推動著自己向前的,就是要跑向自己的單車 。

結果以不足10公里完成第一項目,時間為59分19秒。

----------

換項區/單車項目-35公里

第一次參與鐵人賽,換項顯得很不流暢,脫鞋、放車、穿鞋、帶帽,很多動作要做,然後再沿方向跑出換項區,本來已經喘得要死的我,吃下帶來的power gel,在水站拿了一杯水就往喉裡灌,走出換項區時兩個外國裁判員向我喊著:gogogo!

我馬上跳上車,拿出幹勁的開始狂飆,但已經有點疲態的我並沒有飆很久,很快很多選手就從後超前我,我也只好不斷調整姿勢,盡量找個比較輕鬆的方式休息一會。

單車項目5公里一過,便進入香格里拉納帕海景區的範圍。我檢討雙腿疲倦的情況,這5公里花了10分鐘,即是說35公里就大約要70分鐘,也就是要預算未來一小時雙腿都必須持續這個輸出。

在我還在評估身體狀況時,一個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已映入眼簾,配以天空上高高掛著那猶如window XP的雲層,美得像畫一般,景區內的道路是繞著山邊而建,踩著單車在裡面穿梭,既不用擔心路況,又不用擔心補給,於是乎很快就開始融入四下的景色之中。

10公里站牌過後,草原慢慢變成了濕地景色,天上的雲映在間斷的濕地水洼之中,是另一片美景,加上其中放養著的牦牛,成了一幅幅大自然的杰出畫作,任何字詞都沒法準確形容出這美景,加上單車高速的走過,美景從不同的角度下顯出不同形態,各有特色,各有迷人之處,是立體、有味道、真真切切存在的。

15公里處有一水站和檢查站,我們這一群都沒有停下來,大家繼續向前狂飆,時速繼續在27-30中徘徊,因為鐵人賽不準尾隨吃風尾,所以大家都很禮讓保持一定距離。

雖然我身心浸淫在美景之中,但很快就發覺自己雙腿麻庳感又來,馬上拿出預備了的朱古力來補充能量,同時減慢一點速度,

雙腿不停的繼續踩踏,竟不知不覺踩了20公里。

這種四下無人,只剩下一人的環境中,我抬頭看著天際,這刻呼吸雖然有點困難,有點壓抑,但天空竟然和自己這樣近,而左面的山脈向前延綿下去,這像是一隻手在抱著我,右面的納帕海迷人景致依舊,整個人瞬間像是融入這天地間一般,就像是成為了這大自然美景中的一環,成了這畫作的一部份,它們擁抱著我,它們和我一起活著,一起吸著這口氣,是天地、是萬物、是生命、是我,這一切瞬間成為一體,瞬間又成了自我。

把我喚回比賽的,卻是剛剛跑步的5公里坡頂。

只要涯到剛剛的坡頂,再次滑下,就能飛回換項區。

但是,已經涯過10公里跑步,28公里單車的我,已經沒剩下多少力氣,下調,再下調,這明明比鹿頸還要弱的坡道,竟然讓我一再下調檔數,很快已經到了最後一檔,只能維持12公里每小時。

加油!努力!

剛剛就在對面站崗的救護人員,現在就到這邊來站崗,說實話他們的安排也真的沒錯,這一個坡真的最易出狀況。

我愈騎愈慢,愈騎愈喘,只好不斷深呼吸,使用腹式呼吸法也沒有太大的幫助,總算涯到了5公里站牌。

最後5公里了,下坡一公里,平路四公里。

跑步來說這就有點痛苦,但單車來說就沒事了,到8公里站牌時,我才開始加速,一直飆到換項區。

1小時14分50秒完成單車項目

------------

換項區/跑步-5公里

我下車走入換項區,雙腿一陣抖動傳上來,是抽筋,是兩條小腿都在抽筋。

我換上Mizuno的跑鞋,放好單車脫下頭盔,讓自己用走的方式離開換項區,拿下半支能量飲品。

一離開換項區我便試圖開始跑,大概沒有怎麼練習過換項,雙腿不太習慣,只能用7:00pacing,走不到300米,雙腿又是一抖,我整個人差點跪了下來。

我開始氣了!剩下不到40分鐘就到3小時了,雖然本來沒有定什麼目標給自己,但所有賽手而言,大數字+1-1,可是差天共地的。

「呀!」

我咆哮一聲,又想要跑了,這時卻有一個跑手經過。

「慢慢來吧,我陪你跑!」

那是一個大陸選手,他也在輕jog中,大約8:00pacing,我試著跟他慢慢走,這樣真的好很多了,於是就跟著他尾一起走, 總算到了回城的路口,手錶顯示已走了兩公里,就是說還有3公里路,大約剩下30分鐘,也就是10分pacing就可以3小時內完成,但前面的路是上坡路……

我又開始慢跑起來,這次心裡有底了,向剛剛陪跑那個選手說聲加油跟上,一起跑進3小時 !

沿途愈來愈多選手,我本著當年抓人一起過CP的勇氣,不斷喊大家跟上,一起跑進3小時,只是一進入坡道,有幾個就掉隊了,跑上坡頂,進入古城cp區,手錶顯示剩下兩公里。

進入古城一大段下坡路,我看了看手錶,只要維持8分pacing就能跑進3小時。

於是在下坡路加了把勁,沿路開始愈來愈多途人,很多很多的藏民小朋友在兩旁替我打氣加油,也有用手機拍下我的,這令我愈跑愈有勁,1.5公里、1公里……

跑出古城區,進入了大馬路,我知道向前就是終點了,大家都在替我加油,很高興,真的很高興,從沒試過這麼多人為我打氣,我咬緊牙關繼續跑,突然前面一個指示牌又指回古城區內,工作人員示意往裡面跑。

還有一公里吧?應該直走就可以吧?

我帶著點疑問,跑進了古城區,在指示牌指引下走進一條上坡路,兩邊盡是打氣的人。

加油!快呀!快呀!

500米?手錶顯示著4.5公里,還有6分鐘左右,如果只是500米,我就能跑得到,但是這裡。

我在坡前收腳下來開始慢走,這才看見路旁的路牌寫著最後1公里。

OMG,剛剛10k跑少了0.5,都加到這邊嗎?

臨近崩潰的我,向著前緩坡走上去,真的沒力再跑,剛剛以往快到終點用多了力氣,這次真的不行了。

我走著走著,兩岸的人群不斷向我吶喊,不斷支持著我,但身體就是跑不動,突然一個大叔在旁邊走了出來,就像是環法賽中會跑出馬路的大叔一樣,支持著、推動著那些爬坡的選手,為什麼會有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我有一點感觸,我不是有名的選手,也不是那些強的選手,但他們都沒有吝嗇打氣聲,也沒有吝嗇他們仰慕的眼光。

我想起了主持人出發前說的那句話,這為什麼叫挑戰賽?這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鐵人賽,你敢來就已經是個挑戰了!已經非常厲害了。

腦內突然響起五月天的倔強,這種偶然突然間給予了我力量,就像小野田爬坡需要唱歌一樣。

「我和我最後的倔強,握緊雙手絕對不放!」

雖然已經氣喘到不行,但我還是唱了出來,起步跑起來。

那大叔和我擊掌便送我離去,跑到坡頂站崗的公安也和我擊掌,腦內歌曲的聲音愈響愈大,遠處講台的聲音也愈來愈大,我的內心也愈來愈激動,腳下愈跑愈快,愈來愈有勁。

「加油!加油!」

打氣聲、歌曲聲、講台聲,這一切一切掌憾著我的心靈,儘管我再一次質疑自己為什麼也參加這種折磨自己的比賽,但這一切都令我太激動,太感動。

最後100米,看得見終點牌了,我涯到了……

我拔足狂奔,衝過了終點,穿著民族服的女孩為我帶上白色長絲巾,以及完賽獎牌,我慢慢走著離開終點區,找個位置坐了下來,回到看著那終點牌,以及陸續衝線的選手們,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回頭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這是我參加比賽以來第一次,衝過終點線後有這樣滿滿的感激之情,這樣的覺得,活著是多麼美好一件事……

 

2018-06-10 第十九次全馬 聖地牙哥 Rock ‘n’ Roll 馬拉松報告 YL TO

趁著去美加旅遊,順便參加了3 June 2018 聖地牙哥Rock ‘n’ Roll 馬拉松全馬賽事。
我來這裡跑是旅行中順路跑埋,事前沒有多大硏究賽道情況,限時七小時,我行下跑下影下相,估計都能夠完成吧。

Health and Expo:美國商業活動了得,在expo發揮表現在賽前宣傳,通告等等,非常有效。有印有所有跑手名字在一件tee上,當然如果要看到自己的名字,相信要好用神才找到吧。

起跑點在Quince Street/6th Street 06:15出發,大會在2 June也舉行了一個小型的5km賽事,我也有到現場參觀,女子組冠軍是一個只有十多歳的小妺妹。

我住的motel只是2km到起點,又只是1km到終點,所以好方便,沒有寄存行李,05:15離開酒店,05:45已經到達起跑點,現場見跑手慢條斯理,不急著上線,現場廁所又多,不用排長隊。

選手在起跑點分組出發,依報名預算完成時間分配組別,當第一組出發約一分鐘後,跟著第二組出發,我在 06:29 出發起跑。全馬和半馬選手一起出發,在8.5miles才 分道揚標。

這天天氣晴朗,起跑時17C, 完賽時 23C,雖然不是太熱,但跑長途似乎有點挑戰吧。

賽道特點之一是好多長上斜長下斜路,尤其是在後段 在163 freeway 北行線向南回聖地牙哥市中心,好像是沒有盡頭的長斜,基本上大部分的跑手都是行上斜。

選手沒有什麼特色,比較日本,國內,香港和韓國,賽事只有好少cosplay跑手,但這裡比較多肥胖跑手,他/她們是否積極減肥中就不知啦,年長跑手也比較其它地方多得多。

今年有84名Legacy選手參賽(即連續參加了20年聖地牙哥馬拉松),今年他/她們第廿一次跑,他/她們大部分都是長輩啦,當然我也有和他們多位選手影相。

打氣:有廿隊Rock ‘n’ Roll 樂隊在沿途令氣氛好濃厚動感和好多地點都有cheering girl teams又叫又跳 為選手打氣。除了在163 Freeway非民區地方,雖然有啲疏落但沿途仍有觀眾好落力地打氣。另外Polly及在聖地牙哥居住的Victor在終點等候。

水站/廁所:有17處提供,非常足夠,每處廁所位又多,基本上不用排隊

特別事件: 在離終點約 200米,11:18 突然被截停,我剛剛好目送前面選手過埋終點,原來在前面 100米的法院大樓發生黑人持槍事件,等候了十多分鐘後更加要求選手沿路後退,我和Polly,Victor最終聯絡上及在一起後退後了約 1km處等候,大約四十分鐘後,警察說事故已經解決,選手可以再次起動向終點方向跑去,當然我也加把勁直奔終點。

成績:加埋停頓時間,大會成績是5:29:23,如果扣除停頓的40分鐘時間,我大概約4:50:14 完成。

成績原因:又一次說明長跑只有累積,沒有奇蹟,由於香港天氣較熱,賽前並沒有足夠長課,早兩天又周圍行,行到腳仔都有點累,跑到半馬路段便開始乏力。另外賽道有好多長到令人氣餒的上斜,簡直沒有心機去衝。今次沿路都有和好多 啦啦隊及legacy 選手影相,當然在 Mission Bay 美麗的風景也不能錯過拍照。

總結:整個賽事都充滿搖滾氣氛,今次回復以前 不斷影相的習慣,非常開心,那件暫停事件也是一個特別體驗的馬拉松吧。

2018-06-09 高雄馬拉松 Jason See

高雄馬拉松
25/2/2018
Kaohsiung, Taiwan🇹🇼

在跑步的世界中比努力更重要的是……

要達成一個目標,突破自己的現狀,基本功就是儲蓄和累積。比如財務上去儲存第一桶金,就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過程,可以培養出自己找答案、解決問題的核心能力。在這個階段,千萬別忽略了專業知識也是另一種無形的力量,而且它還可能會成為一隻會生金蛋的母雞。

當你擁有專業知識,它會變成一種資產,一種可以幫你創造財富的資產,讓你日後累積資源的速度更快速。

人生就像馬拉松,只要還在場上,勝負就尚未定論。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有「少年得志」的本錢,但就像馬拉松一樣,只要認清方向、不要放棄,在比賽的下半場,還是有成功的機會。

馬雲說:「不要晚上想了千條路,早上起來還是走原路。」每到夜深人靜獨處時,心裏總是特別的清澈,腦中冒出很多目標和理想,想着想着就開始亢奮、恨不得立即展開行動。但睡個覺醒來,彷彿船過水無痕,生活中的種種瑣碎事項,像空氣裏的塵埃,很容易把自己的目標活埋。所以,你更要不斷不斷地提醒自己目標的存在。

實現目標的過程,有時候「不做什麼」比「做些什麼」更重要。這個類似「斷捨離」的概念,就是要斷絕不需要的事物、捨棄多餘的廢物、脫離不必要的執着。當你用目標當作行事的取捨,就會清楚什麼是該做,什麼事不該做。

競爭對手不是拿來攻擊的,競爭對手是用來激勵自己的,還是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吧!

Jason See

2018-06-08 Seoul International Marathon  Jason See

Seoul International Marathon
18/3/2018
Seoul, South Korea 🇰🇷

 “Most people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to improve their lives, but the world they need to change first is the one inside themselves.”

It was the American author and speaker John C. Maxwell who wrote. Everyone has an opinion on what is wrong with the world, yet few will do the work to improve their own lives.

If you want to change reality, start with yourself first and attend to your own personal development. In doing so, problems give way to solutions and no longer affect you.

Marathon is a sport that you just have to commit to do something. This is the event that everyone wants you to succeed. When I run a marathon, there are forces available, namely gravity. Over the whole course , I’d begun to get a sense of how tilting my torso forward just a bit would shift my momentum, outsourcing a portion of my self-propulsion to that most constant of companions.

A marathoner is not just something you are, but someone you’ve become. What beyond the finish-line is not only wear a medal placed around neck, but also deep within the heart, for the rest of your God-given years. You finally know nothing can ever take that away from you.

Jason See

2018-05-12 Kharkiv International Marathon Jason See

29/4/2018
Kharkiv, Ukraine

九十年代蘇聯解體,烏克蘭一直試圖擺脫蘇聯舊時代的陰霾,但可惜其獨立的路比其他前共產集團的東歐國家走得更加困難。一方面是因爲烏克蘭民族在歷史上與東面的俄羅斯民族有著界綫模糊的關係,另一方面就是這個國家在地緣政治的影響力。

就前者而言,烏克蘭東部地區擁有大量以俄語爲母語的斯拉夫族人口,甚至一些位於東部的重要城市,如烏克蘭第二大城市Kharkiv 仍以俄語爲官方語言。而首都基輔政府在近年才正式規定烏克蘭語的法定地位,漸漸摒棄俄語,以減低俄羅斯在國内的影響力。

烏克蘭位處東歐中心,處於俄羅斯與中西歐(德國、波蘭等國)的中間,十八世紀以來一直被譽爲“歐洲的糧倉”,是一個農業大國,為歐洲提供大量性價比極高的農作物產品。

這次我參加的馬拉松就是在上述提及過的城市——Kharkiv 卡爾可夫。

比賽有四個距離選擇,分別係迷你馬拉松4.1295公里、10公里、半馬接力和全馬。賽事路線會經過市中心最漂亮的地方,例如Sumska street、Pushkinska Street、Maxim Gorkiy、Taras Shevchenko parks and Nauki Avenue等。半馬走一圈、全馬走兩圈。2018年是第五屆舉辦,全馬時限6小時。由於全馬參賽人數只有共400多人,所以在歐洲的賽事規模來說,它受到關注的機會較小。路線算不上平坦,有大量上落暗斜,由於起跑時間為上午九點半,中段溫度也較高。在烈日當空下,每5公里設置的水站及補給點略嫌不足,幸好沿途打氣的市民和支持者非常熱情,過程並沒有想像中艱熬。

賽事中大多數為本地選手,除此以外,參加者有來自俄羅斯、德國、英國、美國、奧地利、波蘭、愛沙尼亞、芬蘭和比利時,還有一男一女的特邀肯亞跑手。亞洲方面,也有來自中國和日本的代表,所以也算得上是一場國際化的小型賽事。


是次旅程以完成為目標,最後跑出的時間還算是滿意的。雖然遺憾的是未能Sub 4,但正面一點看,由於我是第一個亞洲面孔衝線,終點前的司儀看見我的號碼布後,大聲讀出我的名字和地方城市,全場報以予熱烈的歡呼聲和掌聲,實在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振奮。這個非官方的儀式,給我一個身份肯定而且令我非常自豪。


當然,這個「亞洲第一」沒有得到官方認可,我得到的亦只有一塊完成紀念獎牌,但於我而言,已經足夠令我亢奮了好幾天。馬拉松,可以很複雜,亦可以很簡單,每一場比賽都會有一個只屬於你自己的時間和名次,像我這樣的業餘跑手,其他人根本不會在意你跑什麼成績,所以這些數字只可說明你在過去多月的付出和努力,能達到預期目標固然值得高興,即使表現未如理想也不必灰心,因為訓練有素的跑手,大多擁有良好的心理質素。如果你也是同路人,就即管一路向前,繼續跑下去,期待下次你來一起參與。

Jason See